华体会在线网站

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
电话:401-234-5678

首页>>华体会在线网站

华体会在线网站

有声小说连载《首席质量官》171:怎样走好平衡木

来源:本站添加时间:2022-09-11 17:30:28 点击:4

  有声小说连载《首席质量官》171:怎样走好平衡木转眼间,郑一铭在生产部上任已有半月。这段时间,他对生产部的情况及其主要人员进行了更加详尽的了解。

  尽管他眼见生产部的诸多问题,内心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其改变,但他并没有选择立即大刀阔斧地改革,而是压住冲动,沉潜下来,静待时机。这半个月,生产部依然在热火朝天地生产,交货期逼近,人们一门心思都在这事儿上,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,完全没有受新领导的影响——当然,这一方面也因为这位新领导选择了按兵不动。

  郑一铭已经看到了生产部的一系列问题,但对于如何去找到这个突破点,他还是有些困惑,便暂且由着生产部维持现状。

  郑一铭这种安静研究的日子过了没多久,几个副部长又开始轮番邀请他吃饭。自打上次他一一婉拒之后,这些人只消停了个把礼拜,就开始了新一轮的邀请。想来这顿饭也绕不过去,以韩守益为首的人前来请他,道,郑部长,您这刚上任,跟各个部长也要多见个面儿,我们都理解。您看,现在外边儿的人都见完了,是不是也该轮到我们弟兄啦?

  这第二轮邀请,人家请得还挺委婉,不过郑一铭也有点小小的惊讶。敢情这些人根本没信自己“刚接班工作忙”的实话,以为自己这段时间和各个业务部门的领导吃饭喝酒去了?怪不得蔡建伟当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麻溜儿说“不打扰您”,包括后面的人,他们也不再死乞白赖地非要请自己了,原来都在这儿等着呢!

  面对众人的再次邀请,郑一铭知道自己不能再像先前一样拒绝。一般来讲,吃饭就是拉近关系,酒杯一端,大家就成了哥们儿弟兄了。所谓酒肉朋友,不就是这么来的吗?这顿饭他要是一直坚持不去吃,恐怕也会出问题,不吃这饭,就总被看作是外人,这是他肯定要避免的情况。再说,吃饭不仅是拉近关系最快的方式,这更是一场谈判,是一次博弈,或许是双方真正较劲的第一个回合。

  余文龙和朱诗雨也先后或明或暗地提示过他,这饭局还是挺重要的,郑一铭心里也有了打算。如今,他把生产部摸得已经比较清楚了,如果能借这个饭局,找一找其间的利益输出点,探一探对方的底牌,那对于未来的改革来说,岂不是更加助力?

  这么想着,在韩守益提出邀请时,他便没再推辞,直接应承了下来。这顿饭算是副部长们请新领导的,下班以后,几个人在公司附近的酒店组了个饭局。

  到场人员包括副部长韩守益、蔡建伟、罗诚,部长助理陶耀,以及行政科科长贺明义。贺明义之前也来向郑一铭汇报过工作,行政科是直接受赵进义管辖的,这个贺科长对赵进义言听计从,见到郑一铭,表现也很积极,简直活脱脱一个王克勤。但这个人,比王克勤更老练,更成熟,做事也很有分寸,很多事不多说,但总是做得很踏实,不怪赵进义挺器重这人,郑一铭心想。

  除此之外,赵波也和郑一铭一同出席了饭局。之前,赵进义在医院表达了让郑一铭教导赵波的意愿,加之赵波这个年轻人确实很有潜力,郑一铭便把赵波调过来,暂任行政科副科长,实际上相当于郑一铭的秘书或是助手。他想亲自带一带这个年轻人,便有什么场合都带着赵波,权当是让赵波多见见,多学学。

  对韩守益等人来说,这顿饭也是个试探和摊牌的机会。这新部长,是董事长亲自提拔的,重视度可见一斑。虽然之前赵进义在的时候,明显对此人很有敌意,可前些日子去医院探望时,赵进义居然一反常态,让他们听任郑一铭的调遣。经过两周多的观望,也没有什么异常,现在就是表态的时候了。

  没有了赵进义,生产部的利益群体要属韩守益牵头。菜都上齐了,韩守益起身,右手端起酒杯,道,来,咱们大家敬郑部长一杯!

  有韩守益带头,其他人也纷纷起身敬酒。郑一铭起身客气了两句,喝了酒,大家才重又入座。

  大家一边吃着饭,一边闲聊。郑一铭对这场景已经很是熟悉,没有上来就说正事儿的,总要先拉拉家常,说些不要紧的话。真正的博弈,还在下半场。

  饭局过半,韩守益先挑起话头道,说起我们生产部这片江山,还是我们老部长给我们打下来的。这么些年,我们一直跟着老部长干,他指哪儿我们打哪儿,没想到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意外,真是……唉!

  蔡建伟接着道,是啊,我们老部长,一直兢兢业业带着我们做事,我们生产部能这么牛,不都是他的功劳嘛!他待我们这些下属一直很好,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。

  陶耀跟着道,那可不!以前我们赵总,可是响当当的人物!帮董事长打江山的时候,是何等风光!甭说在生产部,就是在整个公司,我们赵总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啊!要不是那个开车不长眼的,我们赵总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呢?

  罗诚坐的位置正好对着赵波,见赵波此时脸色不好看,又从赵波的相貌中看出了几分老领导的影子,不由得感慨不已。他叹了口气,道,老部长对我们很多人都有知遇之恩。他一直记着董事长的恩情,其实他对于我们来说,也是一样恩重如山的。

  在场的人都是生产部利益团体中的,都拿过赵进义的好处,提起他来,不管站在何种立场,自然都是怀念不已。陶耀的话听着没什么诚意,不过,罗诚的话听起来还挺真挚。行政科贺科长也跟着说了几句。

  今天早上,郑一铭刚听余文龙说,赵进义前两天做了手术,董事长砸了不少钱进去,手术虽然艰难,但还算成功。只是,预后没有那么理想,人一出手术室,就送进了ICU。

  论赵进义这个人,能力确实是有的,原先和自己的分歧主要在于他秉承的是旧的那套体系,这在过去很通用,但现在已经逐渐不再符合时代的发展。现在人躺在病床上了,很多事情也就想开了,他甚至希望郑一铭去改革生产部,这在原来绝对是不可想象的。其实,这个人还是很明事理的,而且,能让一帮人一直追随他,也自有他的人格魅力在。想起赵进义对自己的托付,郑一铭不由得也心生几分感慨和怀念。

  赵总的确是个能人,为电池厂也立下了汗马功劳,郑一铭由衷道:“赵总现在手术已经做完了,接下来就是好好养病了,希望他能早日把身体养好吧。”

  韩守益道,郑部长,既然老部长信任您,把生产部这片江山交给了您,那我们没说的,肯定像对待老部长一样对待您!

  话说到这儿,韩守益再次带头举杯,道,郑部长,喝了这杯酒,以后我们就是亲兄弟一样!以后啊,就靠您带着我们往前冲,您就是咱生产部说一不二的老大!

  郑一铭一看,这就是在表忠心了。他并不打算在生产部说一不二独断专行,更不打算成为第二个谁。但不管对方诚意究竟有几分,现阶段他没有不接着的道理,便顺着他们,也举起了酒杯。

  饭桌上的气氛很快热闹了起来。酒过三巡,韩守益放下杯子,叹了一句道,唉,现在这日子,紧张啊。

  郑一铭眨眨眼睛,正不明所以,只见一旁的陶耀迅速接住了韩守益的话头道,是啊,现在大家日子过得都不容易。不过,以后有了咱郑部长,这就好过了。

  韩守益笑了笑,道,小陶同志说的对。他把目光转向郑一铭,道,以后啊,咱们还得仰仗郑部长,赏大家一碗饭吃呢!

  郑一铭听了这话,更纳闷了。生产部领导们的日子怎么会紧张呢?工资不是挺高的吗?再说了,什么“赏一碗饭吃”,这话说得未免太夸张了。按理说,生产部的员工哪是靠部长赏饭吃?不应该是公司给报酬吗?

  但很快,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。陶耀拿出了一份账单,郑一铭不看不知道,一看简直吓一跳,只见生产部的小金库上,仅仅不到两个月,就有近两千万的收入。

  以前看到质量部的小金库时,郑一铭尚且震惊,可是质量部的那些要是跟生产部比起来,根本不值一提。但最异常的地方在于,由于赶工生产成本增加,最近公司的账上生产部是亏着钱的状态,这个郑一铭才刚看过。可尽管如此,生产部的小金库却完全不受其影响,照样大笔进账。

  这就是利益团体的好处吗?公司亏损着,一些个人却照样能从中赚到钱?还有,现在是什么情况?赵进义不在了,他们是想让自己主持分钱吗?

  韩守益道,这个具体的方案呢,还是要请咱们郑部长定夺。大家有什么想法,也可以讨论一下,给郑部长参考参考?

  其余几人一致点头。韩守益又道,除了咱们在场这兄弟几个,还有下边的车间主任们,还有其他生产部的核心成员,以及其他业务板块的,咱们都得考虑到,是吧?

  陶耀说道,原来分配的模式挺好,但现在开始,肯定是我们郑部长拿大头,剩下的郑部长再看看怎么分,咱们都听领导的!

  他不等郑一铭回答,便转而向其他人道,我们大家都得努力了!努力干两年,争取让郑部长早点住上别墅!郑部长有钱了,我们弟兄们这活的也踏实啊,是吧?

  他此话一出,收获一群附和之声。郑一铭一看这状况,这些人居然公然就讨论起分钱的方案了。照他们说的这种分法,凡是核心人员都要沾上点儿边。看来这才是这次饭局的重头戏,此时此刻这些人一个两个都瞧着自己,不就是想看看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反应吗?

  郑一铭心里思绪翻飞,面上只作看账单状。生产部账上,还挺充裕的啊,他貌似不经意地道。

  这些人虽然说的不明不白,但郑一铭心下也有点惊讶,他们比自己想象中更愿意把话放到明面上,这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。

  不过,也应该想到的,自己之前一直在探他们的底,其实他们也在探自己的底。今天这场饭局,他们应该并不是要讨论出具体谁分到个什么数目,实际上,这是他们这个利益团体向自己伸出的橄榄枝。通过今天饭局上的明示暗示,他们希望自己也能加入其中,好让换了领导人的生产部能够顺利维持以前的那种利益分配模式。

  郑一铭突然意识到,自己又站到了一个岔路口上。一边是打破,一边是融合,这些人在等着自己选择。

  这种选择,根本不会让他犹豫,就算明知前路难走,他也必然会去走打破的那条路,关键是这打破的方式。之前在质量部,他直接从王克勤手里没收了小金库,这种做法虽然简单,但却有些鲁莽。现在在生产部,他断不能和眼前这些人立刻闹僵,但也绝不能顺着他们来。他需要考虑一个相对稳妥和委婉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简短地思考了一下,郑一铭出言道,现在呢,上面对这个事儿查的是越来越严了,之前质量部吴仁德因为这种事都进去了,所以我们在这个事儿上,还是要谨慎一些,必须考虑周全。这样吧,今天这件事就暂且搁置下来,我以后尽量想一些办法,让弟兄们能够在明面上挣点钱。

  众人听了,面面相觑,显然不太理解。但郑一铭这么说,他们也不便在饭桌上再纠缠下去。没有郑一铭的首肯,这个钱是铁定分不下去的,既然郑一铭说以后要想别的办法,想用个新模式新方案,那就只能等他想出再做安排。不过,这次分钱的事不了了之,像韩守益、陶耀等人心中还是压了些情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