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体会在线网站

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
电话:401-234-5678

首页>>华体会在线网站

华体会在线网站

华体会在线网站:只差一万(官场讽刺短篇小说)跌宕起伏峰回路转。千万别错过哦!

来源:本站添加时间:2022-08-04 04:22:20 点击:7

  华体会在线网站:只差一万(官场讽刺短篇小说)跌宕起伏峰回路转。千万别错过哦!假日,闲暇无事。恰好接到何局长电话,说三缺一,就差我一个,要我二十分钟内赶到老地方去。

  作为下属,我必须要站在一个特别的高度上看待这个问题。我本来就喜欢打麻将,虽然经常输钱。但这时候已经不是输不输钱的问题了,这已经与输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所以我赶紧换鞋,打了个出租车马不停蹄地往老地方赶。

  我嘿嘿笑了笑,赶紧掏出烟给何局长们一人一支。并打燃打火机先给何局长点上。

  说完这话后,他似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于是又说道:“罗科长,你平时不是不抽烟么?今儿个咋回事?啥时候你也学会抽烟了?”

  我笑笑说:“今天不是过节么。既然陪何局长一起耍耍,那肯定得买包烟给局长您取嘛。”

  我又嘿嘿笑了笑,说道:“这都感谢孙科长前几天开化我呢。他说不抽烟的人有时候在有些特定场合还是要买包烟给领导取的,尤其是跟局长您这样的领导在一起耍的时候,这就更应该了!这可是礼节问题。要不是孙科长开导我,我真还不懂得还有这么个讲究呢。”

  麻将牌已经洗好到桌面上。我们三个几乎异口同声说:“请何局定规矩,掷骰子!”

  何局长看了看我们说:“规矩嘛,还是老规矩。不过平时玩得小,今天过国庆节,那我们图个高兴,加个码咋样?100起注、3200封顶,自摸还是加翻。至于诈胡嘛,家家赔满胡。没问题吧?”

 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,但是我们三人还是异口同声地说:“没问题!一切听从何局的指示!”

  何局长满意地笑了笑说:“全票民主通过。看来我手下的几位干将还是很有大局观念嘛!那好!既然全票民主通过,那就这么定了哈!不过,你们可要给我记住:要是逮住哪个诈胡,谁也别想反悔赖账啊!

  何局长依然笑了笑:“既然你们三个都意见一致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。好吧,我就执骰子咯。”

  我坐何局长下手。何局长接连打了两张万牌,然后又打了两张筒牌。刚轮到第五圈,他就自摸三家。

  何局长脸上充满得意之色,情不自禁的连连拍了两个巴掌,似乎是在祝贺自己开局大捷。

  等三家血战结束,倒牌一看,哎呀!何局长的牌是门清一色暗七对自摸三家!满胡呢!

  按照四川麻将的玩法,门清就是没有碰牌,是要加一番的;暗七对也要加一番;清一色又要加一番;自摸还要加一番。照这样计算,我们三家每家应该输给何局长3200。

  何局长开局就是大手笔,显得有些神采飞扬。尽管他平时很善于管控自己的情绪,喜怒哀乐从来不溢于言表,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无所掩藏。

  收完钱后,何局长主动给我们三个每人发了一根烟,笑呵呵说:“不好意思了哈!开局就干了这么一个大胡。其实我也不想啊。毕竟这样会打击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嘛!你们说是不是?可是天意难违,我也没办法!哈哈!”

  雷科长脸上堆满笑,说道:“何局长哪能这么说呀!您鸿运兆头,肯定旗开得胜,必须的嘛!你这样可是给我们做了个很好的表率。你已经用实际行动暗示我们:干工作从一开始就得追求卓越,一定要干出好成绩来!大家说是不是呀?”

  孙科长接过话头:“就是就是!何局向来都是工作上的强手。这打麻将和工作不就是一回事么,首先要在思想上具有把工作做好的态度和决心,然后才会在工作上创造辉煌嘛!你们看何局这第一板斧,直接做到了极致!厉害吧?再说了,我刚才一进门就看见何局精神饱满,印堂发亮,这绝对是财运亨通的具体表现。果不然,你们看这第一把,何局就清一色暗七对自摸三家,这不正好验证了我的眼力吗!”

  我对雷科长和孙科长的话似乎认同又似乎不认同。当然,工作上的事,在某些方面和打麻将一样,但是胡不胡牌的问题,那不是自己说了算。这真还得靠运气。你能力再高,摸不到有用的牌,也胡不了牌,有啥办法呀!

  所以我尽管迟疑了一下,但我还是鼓足勇气对何局长说:“何局长啊,这手气的问题,难说呢。俗话说得好:风水轮流转,您可要注意哦!再说了,麻将桌上经常说头把胡输得哭,我觉得这可不是啥好现象。”

  何局长的眉头微微皱了皱,随即哈哈一笑,说道:“罗科长,你咋信这些鬼话呀!手气好才能开局就自摸满胡。这全靠运气!全靠运气!好啦好啦,继续继续!我们今天就看看谁笑到最后!大家都努力哈!”

  今天这牌局,确实搞得有点大。我是喜欢打麻将,已经在局里几个麻将迷中间排了号。但我一般都只是打10块20块,既过了麻将瘾,又输赢不大,很好的结果。

  只是后来,何局长把我从副科长提为科长后,逐渐应酬多了,就慢慢地打起50来。早些时候只打50起注,最多400封顶。到了后来,逐渐加码,改为800封顶;再后来,加码到1600封顶。

  以前打得小,感觉不会有多大的压力,毕竟输赢相对不会太大。而今天加码到3200,心里真还有点害怕。只不过,这是在陪何局长耍,就算硬着头皮我也得上。何局长他就喜好这一口,作为我的顶头上司,经常约我这个当下属的去陪陪场合,这正如同事所说的是领导看得起我。就算经常输点钱,那也没什么。我认为得与失,应该是成正比的。

  想当初,在我被何局长提拔为科长的时候,他曾经对我半当真半开玩笑的说过:“老罗呀,你能够被顺利提升为科长,这与你的工作能力和业余爱好都是有关系的”。

  更何况,现在局里的一个副局长位置一直空着,还不知道最终花落谁家。在这种情况下,好好陪陪领导,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。

  但是我还是非常小心谨慎,毕竟打了这么大。我一个月才那么点工资,要是输多了,那真就要喝风了。

  以前我每次跟何局长打牌,除了何局长放炮我尽量不逮炮外,孙科长和雷科长他们两个只要放了炮,我就绝不放过。

  所以有好几次,何局长都跟我说:“老罗啊,我从牌桌上就看得出来,你小子还是很不错嘛!”

  打了两个小时,反而我手气最好。每一局几乎是想啥牌就来啥牌,边张牌、卡张牌都老是自摸几家。甚至有好多回,一杠牌就杠上开花,搞得我既高兴又觉得怪不好意思。毕竟是跟领导一起打牌,手气太好了,不一定是好事。

  倒是何局长手气最霉。自从开局干了个大胡后,这两个小时里,他基本上就没有胡过几局牌。

  有好多回,他打出的牌,我边张牌或者卡张牌都不胡他,可是过手一圈两圈我就自摸了。

  我数了数抽屉里的钱,差不多赢了三万左右。我估计何局这时候至少都输了四万。

  我其实知道他输了钱只是表面显得无所谓,心里还是急。跟了何局长这么多年,我多多少少还是能猜得透他内心的情绪变化。不过,他好像在尽量掩饰自己的内心情绪,表面上始终显得若无其事一般。

  虽然何局长曾经一再跟我们几个说过:在工作上,必须一是一二是二。但私下里,大家都是兄弟伙,不需要那么多讲究。可以畅所欲言,更可以随随便便。何局长的话是这样说,但是我们做下属的必须得有自知之明:老大就是老大!在老大面前,就一定要懂规矩,哪里可以想啥说啥,哪里可以随随便便。

  见大家都不怎么吭声,为了调节似乎快要凝固的气氛,何局长竟然还说起两句晕段子笑话来。

  我内心其实也想让何局真的开心起来。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多胡牌,少逮他的炮。当然何局长也知道我好多次都不胡他,可偏偏我又自摸了。又因为是自摸加翻,结果他反而输得更多。

  还有好几次,孙科长和雷科长都先胡牌了,就剩我和何局长两个,我把自摸了的牌都有意扔掉,想等他胡牌。可是直到把牌摸完,他还没有听牌,结果他还是给我赔胡。

  何局长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自然看得出我们三个都不想胡他的牌。要不然,怎么可能每次都只是邀约我们三个。

  其实他和我们三个一样非常明白:真正的对手,就是孙科长、雷科长和我三个人之间才会成为真正的对手。不论是工作上还是麻将桌上,也只有在我们三个之间才会有真正的战争。要逮炮,也仅仅是我们三个之间才相互逮炮。所以以前的很多次牌局,最终结果都是以何局长全面胜利而告终。

  终于,何局长忍不住发话了:“你们怎么搞的呀?我放炮你们该逮就逮呀!我放炮你们都不逮炮,这样打牌,叫我多没面子嘛!大不了我再打算多输点就是嘛!以后说出去了,那不是让我丢脸皮子么!”

  尽管这话在以前的牌局上就说过很多次了,但是现在听何局长一说,突然感觉和以前说的味道大不一样。到底不一样在哪里?我一时半会也搞不清楚。

  雷科长先是接过何局长的话题说:“何局长说得是呀!不逮他炮,自摸了他反而输得更多呢!我完全赞同何局的观点,该逮就逮哈!逮了何局的炮对何局来说是好事呢。”

  何局长斜视了雷科长和孙科长一眼说:“我可不管你们逮不逮炮,反正我手气霉,我该逮你们我可照样逮炮哦!”

  何局长的话虽是这样说,其实他心里想的就是雷科长的意思,只不过碍于他的身份不好意思明说罢了。

  我安慰何局长说:“何局长可别着急呀!物极必反,风水轮流转嘛。再说了,时间也还早,只要何局有信心,您肯定还有逆转的机会。”

  何局很勉强的笑了笑说:“你看我像着急吗?有啥好着急的?不过你说得也对啊,为时尚早嘛。最终结果如何,现在谁也不能定论嘛。我提议,加码!200起注,6400封顶!反正我手气不好,干脆要输就多输点!你们有意见没得?”

  何局用手一拍麻将桌,说道:“咋的?你们几个看不起我是不是?不就是输钱嘛!好大一回事呀!老板,再去给我取五万钱回来,我现在就转给你!”

  但谁都没有想到,加码后的牌局是越来越火爆。几乎每局牌都有爆款,要么是清一色自摸,要么是暗七对自摸。

  何局长叫农家乐老板去取的五万块钱,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我们三个瓜分得干干净净。

  数了数抽屉里的钱,我大概又赢了三万,孙科长和雷科长各赢了一万左右。加上何局长先输的三万,也就是说等于他一个人就输了差不多8万。

  他拍了一巴掌麻将桌,说道:“该不会是这狗日的麻将机有问题吧!今天老子咋就这么霉呀!我真他娘的服了!”

  雷科长看了看何局长,又看了看我,接过话头说:“依我看啊,都怪罗科长嘴巴有毒!雷科长你自己说说看,刚开始的时候,何局自摸了一个满胡,你说啥子头把胡输得哭嘛!你这不是在诅咒何局么!老罗啊,以后在一些场合,你说话可要有点分寸哦!我可是为你好呢。”

  想不到雷科长突然会这样说,我惊愕得张开了嘴巴。涨红了脖子反驳道:“雷科长,你这可是血口喷人啊!我刚才给何局说这话的意思,是提醒何局他不要被开局获胜的喜悦冲昏了头脑。我可是好意啊!你咋就说我是在诅咒何局呢!”

  雷科长摆摆手说:“罗科长你先不要激动!就打算你不是那个意思,但是你才说的是提醒何局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。你看你,这是你该说的话吗?何局是我们的顶头上司,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和惊涛骇浪?你算老几呀?敢教育局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!我看你是有点自不量力哦!罗科长啊,你这样可是大逆不道的!”

  何局突然显得神情凝重,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来平静的神态。他摆了摆手说:“我看你两个就不要被狗撕咬了!今天就不扯远了,免得影响老子打牌的心情。”

  孙科长赶忙打圆场说:“就是就是,何局长说得对,不要扯远了嘛。都不要说了,继续打牌,继续打牌。”

  何局又叫老板去取了钱回来,把欠三家六千多给了后,说道:“你们都应该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吧?没事的线点结束。既然是节假日,那就玩个痛快。大家有意见没得?我是个不服输的人!我就要看看今天到底有多霉!不过都放心啊,大不了再多输几万块钱嘛!反正再输我都输不哭的!”

  我来不及思考何局最后的那句话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意味,要思考也是回去后再慢慢思考而不是现在。所以我赶紧附和他们两个回答道:“好!一切听从何局指示!”

  何局长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我可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啊!要是有反对意见的,就直说。”

  我真想不明白,这雷科长平时看起来对我总是笑眯眯的,显得那么亲热。可今天咋突然在领导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中伤我?

  何局看着我说:“老罗,考虑是应该的,但也不要太久了嘛。往往瞻前顾后的人,是干不了大事的。”

  我心里猛然一惊。这句话从别人口里说出来倒没有什么,但是从何局口里说出来可味道就不一样了。我对何局这句话在短时间内实在难以彻底消化,但既然何局都催我了,我就无暇顾及太多。管他的,先出牌吧。

  几局下来,形势逆转。我由于分神,好几次出错了张子,接连三局都没有听牌。仅仅五局,就有四局赔胡。其中有一局赔了三家:两个清一色带杠,一个四归一的暗七对。四局一共赔了两万多。

 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,我抽屉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。不过还好,多少都赢了一点,起码没有输本钱。

  离何局规定的十二点还有两个钟头,我突然心里有些着慌起来。毕竟这么大的场合,我来的时候兜里只揣了1万块钱。照现在这趋势,还是手气不好的话,估计这一万块开不了几局就没了。所以这时候,我出牌时更加小心翼翼,生怕一张之差,就改变了整个牌局。就像我当初在单位里处理某些涉及到人际关系的事情一样,生怕在某些细节方面没有处理好会导致连锁反应,最终给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  好在单位的事情还能够在认真思考后做出最理性的选择,所以很多事情能够人为的予以把握控制。

  但是这牌局可不一样,变数太多,从来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比如说我想打清一色,一家收一门牌,但是上下手都摸了我要的牌,唯独我自己摸不到,这就是手气的问题,没得什么办法的。出一张牌,先出与后出,往往会是两个不同的结果。

  我知道这时候着慌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情绪控制不好,甚至于会给我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。

  在牌桌上,有经验的人特别讲究要心态好。我也亲身体会到在牌桌上如果心态不好,就会慌里慌张,思维随之不缜密。这时候,对牌局的分析就会出现判断失误。打麻将就像下棋一样,一步错而步步错,往往一张牌出错了或出得不是时候,就会改变整个战局的结果。

  所以说,不管情况如何,我都要沉着应对才好。就像我在单位上曾经几次被同事挤压一样,如果不是我当时沉着应对,我估计自己早就已经下课了。

  也许是我心态的转变让我对牌局有了一个准确的判断,想不到我的手气又好了起来,准确地说是好得出奇。接连门清自摸四局,而且每局都是自摸三家。

  雷科长这时候就像塌方一样,接连一个多小时不胡牌。他已经输了四万左右。只是孙科长还稳住了,不输也不赢。而何局长也把中途赢回去的钱又输了三万多出来。

  离十二点只有半个小时的时候,我不但把吐出去的钱赢了回来,又多赢了四万多,也就是说我一个人就差不多赢了10万。我其实是没有打算赢何局长的钱的,但我手气真的特别好,几乎每一局都要把他摸上,这能怪我吗?正如何局长开始所说的那样,天意难违,我也没办法呀。

  只不过这个时候我不敢像何局长那样哈哈地开心大笑。何局长可以随便笑,但我绝对不可以,如果我哈哈大笑了,肯定迟早要出问题。尽管我心里喜滋滋的,但我坚持不显露于色。

  何局长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嘟嘟嚷嚷说:“今儿个真见了鬼!我在麻将桌上从来就没有翻过船!想不到今天栽在你罗科长手里。后生可畏!不服不行!”

  何局长刚说完,突然把刚刚摸起的一张麻将牌倒在面前,大声说:“哎哟!想不到这牌竟然自摸了!想不到!真想不到!门清带杠的清一色呢!哈哈,终于捞了一把满胡!”

  我们三个倒牌后,照样对每家验牌。毕竟有规矩在先,诈胡可要赔满胡的,也就是说要给三家每家赔6400。正因为赔的大,所以要格外仔细。

  会打麻将的人都懂,麻将牌胡牌后只能有一对马将牌,不然就是诈胡。何局长他自摸的是八万,应该胡九万才对呀。

  我说:“您这不对呀,您自摸的是八万,哪里胡得了。应该胡九万才对呀。你有两对将牌呢,这是炸胡呀。”

  从表情上看,何局长似乎不像是有意而为之。他显得很认真地把牌重新理了一遍,始终都是两对将牌。

  突然,他把牌往桌子中间一推,瞪圆了眼睛大声吼我:“罗科长!我今天手气这么霉,好不容易才自摸这一把三家满胡。是八万又怎么啦?八万跟九万有好大的差别嘛!不就只差这一万么!你是不是非得叫我补上一万才满意呀!”

  雷科长脑瓜子转得特别快,他马上接过话头说:“就是嘛。八万跟九万不就差一万吗,多一万少一万又有好大一回事呀!小数点后还有四舍五入呢,差一万当然可以忽略不计啊。我觉得你老罗就是一根筋!”

  我突然整个人彻底懵了,一直傻傻地呆在那里,不知所措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